菲姬直播ios在线下载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我说:“知道是知道,可没得选择,被逼的。”

贺兰婷问我:“为什么被逼的?”

我说:“靠,我怎么懂!我也不在查吗?”

贺兰婷说:“既然不懂,就等她们打完后,处分完了,再看看,挑起斗殴的幕后的人,为的是什么目的。”

贺兰婷说得当然对,就是这么等着,等闹事后,看着这帮人挑起战斗到底为了什么目的。

可是。

我问道:“可是这样一来,不就有打架受伤的,可能还有死的,这你又于心何忍?”

贺兰婷问我:“你能制止得来吗?”

我摇头:“我已经很努力了,这帮人拦都拦不住了。可是我觉得真的调走了521,就不会打起来了!”

贺兰婷说:“为什么她们要对付521她们?因为在521的带领下,很多人不配合康雪她们的工作,甚至是团结起来和康雪她们对抗,她们连监狱报的钱都开始不交了。”

我惊愕:“真的吗?这我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

清新的四川丽人

贺兰婷冷冷说:“要真的只靠你,能成什么事。”

我尴尬的说:“这也没人和我提起过嘛。不过是谁也在帮你在监区里调查这些的?”

贺兰婷说:“别问那么多,她们也不知道你替我做事。”

我说:“行,不问就是。没想到我连这个都不知道。”

贺兰婷说:“你没查到的事,多着。”

我好奇的问:“例如呢?”

贺兰婷说:“我为什么要跟你说。”

我看看她,好,不说就不说。

我问刚才那问题:“可是让她们就这么打起来,真的闹出人命,你又能眼睁睁看着吗?”

贺兰婷说道:“那你帮我想个办法。”

我说:“干脆把这群人都调走去别的监区吧。”

贺兰婷说:“馊主意,几百人,你来调走?”

我又出主意,说:“那你干脆把康雪和监区长都调走吧。”

贺兰婷说道:“你以为我有那么大的本事?”

我说:“行,把我调走可以吗,求你了!求你开除我!”

贺兰婷闭上美目,又喝了一杯。

我问:“你心情不好吗,这么喝酒,都喝了六七瓶了?”

贺兰婷看看我,说:“关你什么事?你怎么那么多话,而且尽是废话。”

我说:“我不说,你就这么喝,出来喝酒不聊天,那能干什么!我说我去哪里都遇到你,这算不算冤家路窄?”

贺兰婷说:“我刚才开车路过,红灯减速,见到你从酒店出来买东西,刚好,就停车路边过去找你陪我喝酒。”

我说:“找我喝酒,又有什么前途。好了别喝了回去了。不过说真的,表姐,到时候出事,一定要罩着我,谢谢。”

她摇摇晃晃站起来,揉了揉太阳穴,看起来她喝了很多,期间还上了几次卫生间,应该是头晕了。

她说:“送我回家,麻烦你了。”

我靠。

还送她回家,那今晚我还怎么跟谢丹阳整了?

可是看着她这个摇摇晃晃的样子,的确是喝多了,她这样的人,也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吗?

莫非和文浩和好,又被他甩了?

我多嘴道:“失恋了?”

她没说话。

我说:“不失恋?那你就叫文浩出来接你吧。不送了,再见。”

她说:“买单,然后送我回去,这是命令!”

命令,命你妈狗头令。

还那么大声,好多人都看着我。

想来,他们都觉得我是她男朋友,这男朋友真窝囊,出来后还被自己的女朋友这么大声下达命令。

行,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

我去买单,花了六百多。

两个人,吃夜宵吃了六百多。

吃尼玛狗头还剩下那么多,每样她就吃一点。

她真是有点喝多,走路都摇摇晃晃了。

在一个阶梯那里,我怕她摔了,急忙过去扶着她:“你还要开车回去吗?”

她说:“打车。”

我说:“你就没病,故意装病,找我陪喝酒。对吧?”

她不回答我的话。

我扶着她,腰肢柔软,身材火辣,最美的是那张脸蛋。

靠,反正没得整谢丹阳,干脆今晚整了贺兰婷算了!

她装病靠近我,今晚。

这是给我的机会吗?

我胡思乱想着。

打的,到了她家小区。

扶着她上去。

她真喝多还是假的喝多了?

到了电梯门口,我叫她:“表姐!拿钥匙,钥匙。开门啊!电梯门锁上了。”

她半睁美目,看看我,然后又闭上,说:“包里。”

我伸手打开她的包包的拉链,然后找了钥匙,是一张卡,刷卡,开了电梯门。

扶着她进了电梯。

我靠近着她的脸,这个女人,尽管我打从心里不喜欢她,可不可否认的是,她长得,确实是妖艳,那种美得让人心动的妖艳,看了第一眼就被她勾走魂的妖艳。

喝了酒的她,脸蛋哄哄的,我握着她白嫩的手臂,有着触电一样的酥麻感觉,传进我的心里面。

在电梯里,她身上的香味,沁入肺腑,让我感到非常晕眩。

而且,这个姿势扶着她,我还能碰到她的胸口,看着看着,我突然想伸手过去。

罪恶感击溃了我的理智,我看着闭着眼睛的她,伸手过去。

手伸上来一半,电梯到了,提示到了,电梯门开了。

她走出去,我就被扯着跟出去。

尽管还没摸,但我已经一身冷汗,我还是挺怕她的。

开门,进了门我扶着她进去了她房间里面。

她倒在了床上。

昏暗的没有开灯的房间里,借着外面的灯光,我看着她,凑近她,她的长长睫毛在微微颤动。

据说,睫毛又黑又长的人,脾气是很凶的。

她嘴唇,貌似也是在颤抖。

柳眉轻锁,像是在做梦,梦见了什么痛苦的事情。

现在怎么办?

都喝成这样了,下手吧!有个声音在我心里呐喊。

看着娇艳欲滴的她,那个声音越来越强烈,下手吧下手吧,下手吧!

我的手,在颤抖。

我的心脏,剧烈的跳动。

如果她真的醉死,那是最好不过。可万一她反抗怎么办?

他妈的豁出去了,反正又不是强她第一次了。

先试试,试试一下。

我慢慢的脱掉她的鞋子,然后脱她的袜子。

看看她,还是睡着,我摸了两下她的脚。

然后我的罪恶的手慢慢的伸上去。

快到她胸口的时候,她突然猛的睁开眼睛。

是的!

猛的睁开了眼睛,吓得我当场翻倒下床,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靠要吓死人了!

她坐了起来,歪着头看了看我,她生气了?她要弄死我?

她说:“你在我房间做什么?”

好像她不知道我刚才要对她下手。

不是,是我已经对她下手。

我强迫自己恢复理智:“我我我在帮你脱鞋子啊,你刚被我扶着回来,喝醉了,我扶着你回来,然后我怕你睡觉不好,想给你脱鞋子袜袜袜子。嗯,是这样的。”

贺兰婷弯腰盯着我的脸:“刚才好像你的手,伸到了我的胸口!”

她还是看见了啊!

我急忙说:“我是想给你脱掉衣服的,怕你睡觉睡不好。”

她说:“我不需要你那么好心,谢了,你,赶紧滚出我房间!”

我站了起来:“他妈的我扶着你回来,到了现在,你赶我走!”

她站起来:“你走不走?”

我急忙出了房间。

她碰的关了门。

妈的,她这到底是喝醉了,还是没喝醉啊?

喝醉了怎么是这样子?还挺清醒的。

可是说没喝醉,又要我扶着她回来?

莫非她是装的?

管她装不装了,我先回去谢丹阳那里再说。

我出去后,带上门,然后走向电梯。

突然发现,电梯门,这时间段,好像是要刷卡的,我没钥匙,没卡啊!

我只好走楼梯,下了楼梯后,一楼那里,是锁着的。

靠。

然后我下停车场负一楼,也是锁着。

负二楼,还是他妈的锁着。

这不要玩死我?

我赶紧又走回楼上去,然后按贺兰婷家的门铃,我还要跟她拿钥匙才能出得去。

然后按了五分钟,她都没开。

不是已经睡死了吧?

我又继续按。

按了十分钟这样后,她也许真的睡死了。

难道今晚我就这样?就这样在楼道这里过夜?

天要亡我啊!

我叼了一支烟,想着怎么办,这楼道,有个窗口,可是都是上了防盗栏杆的,就是想跳楼下去都不可能,何况我也不是超人蜘蛛侠。

我抽了两支烟。

幸好这个小区干净,没有蚊子楼道里面。

但是一般来说,豪华的小区都是干净的。

楼道里有蚊子,烂的小区那才有。

靠,不行了我好困。

我狂拍门:“表姐!表姐啊!开门啊!我没地方睡啊!给我钥匙出去!”

拍了有十分钟,没用。

拍得我气若游丝了:“表姐,放我出去。我要出去。”

就在我绝望想要躺在地上睡觉的时候,门咔嚓的开了。

开了!

我高兴的推进去,却没人,她好像用的是遥控还是按钮给我开的。

进去后,我看着墙上的钟,已经一点多了,凌晨一点多。

我去拍她的门:“给我钥匙我要出去,表姐!麻烦你拿钥匙给我。”

她突然在里面骂道:“不要烦我神经病!我要睡觉!”

接着没了声音。

然后任我拍打嘶吼,她也不理我了。

他妈的,算你狠。

我只好去阳台找了可以盖的物品来客厅沙发上将就。

这外面阳台,晒着的,除了她的一件裙子和内衣,什么也没有了。

没有毯子,没有被套,连浴巾都不在。

行,那就用裙子!

我用晒衣杆取了她的裙子,裙子的质量很好,布料摸着很舒服,我拿了下来,然后到了客厅沙发躺下,盖上裙子。

也挺舒服的。

实在太累,迷迷糊糊很快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