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视频官网

艾文不是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家族先辈勇于探索未知世界的精神值得肯定,但一穷二白的情况下,还要砸锅卖铁投资理想那就太过空洞虚幻了。

不过,等真正掌握了把控自己命运的力量,艾文大概也会循着加略特先祖们的足迹,选择去看看这个世界的天高水阔吧!

“那艾文准尉,你要加油了,我可是很严格的!”

“谢谢舰长阁下,我会努力的!”

一唱一和说完之后,叔侄两人同时哈哈大笑。五年未见的疏离感渐渐消散,两人真正开始亲近起来。

推杯换盏,专心享受起桌上难得的美食,一直聊到深夜才尽兴。

只是,在艾文和格尔相认的第二天还发生了另一段插曲。

一大早,格尔就拉着艾文回到岸上,找到了艾文这一期的教官尤金少校。

“格尔长官,早!”

看着推门进来的格尔,正在处理文件的尤金少校立刻起身行礼。无论是上校军衔、骑士等级还是主力战舰舰长的身份,都需要他拿出十二分的尊重对待。

这时,他才注意到跟在格尔身后一起进来的艾文,低着头不太敢看自己,以为他年轻气盛在上校的船上闯了什么祸。

“艾文这个小子刚登舰就惹出麻烦来了吗?您把他交给我,我来收拾他。”

清新妹子爱笑的眼睛无法抵抗

尤金少校嘴上说着要收拾艾文,暗中却在给艾文悄悄使着眼色,回护之情溢于言表。

“哈哈哈,尤金少校,艾文没有惹麻烦,恰恰相反我要谢谢你把他送到我的船上啊!

走走走,我们去酒馆慢慢说,我和艾文都要敬你一杯!”

也不管现在实际上还是早饭时间,格尔拉着尤金少校执意去喝酒。现在格尔将之视为促成自己和艾文重逢的恩人,给予了自己替好友弥补数年亏欠的机会,无论如何在起航之前都要感谢他。

很快,三人已经在酒馆落座,路上格尔就已经把艾文的情况跟尤金说清楚。

“孩子不懂事,自己跑出来也没跟家里说,幸亏让你给送到了我的船上,实在帮了大忙啊。”格尔端着酒杯十分真诚地送到尤金面前。

“格尔长官客气了,我只是尽我的职责而已,当时没想那么多,只是不忍心看着艾文在通讯舰上蹉跎岁月。

他这样优秀的年轻人,只有到了长官的船上才能得到最好的锻炼啊。”

尤金态度十分谦逊,不光没有居功反而暗暗恭维了这对叔侄一句,听得格尔有些冷硬的脸上也多了一丝笑意。

两位长官聊得起兴。

却害得坐在旁边的艾文只能装成“翘家的问题儿童”,赔着笑敬了尤金几杯,顺便挨了他好几个白眼。

在他心目中,艾文的形象也从孤苦伶仃的落魄旁支悄悄变成了翘家的大少爷,本来对艾文还充满同情的尤金,要不是格尔还在这里,他就要一脚踹到艾文的屁股上。

哦,合着我大发慈悲,托了人情好不容易帮你谋了个光明的前程,反而是把你给送到你家亲戚的船上去了?闹呢?

不过尤金也没有真的生气。毕竟年轻人嘛,总有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闯劲,想不依靠家里自己出来单枪匹马证明自己的能力,这也无可厚非。

但大多数这种“牛犊”经过几年社会的毒打都会认清现实,虽然获得了成长,可也着实蹉跎了一大段岁月,有些得不偿失。

这样看来,到头来自己阴差阳错也算做了件好事。本就对艾文十分欣赏,现在有他叔叔格尔上校在,军人生涯肯定能走得更顺畅,能少走许多弯路。

心里其实还是很为他高兴的!

银翼号这次回港一共待了两天,短暂维护船只、人员修整、补充物资之后,将要继续投入第三舰队辖区内的巡航任务。

而且考虑到格尔上校的卓越能力,他们的任务航线危险系数相对也会比较高。

不过水兵们都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危险系数高的同时回报自然也高。正如曾经格尔所说循规蹈矩一心只想过安稳日子的人,是当不了海军乃至水手的。

这些人大多都是胆大包天之辈,只要给足好处他们甚至不介意闯一闯著名的海盗港口“沉船湾”。

在这样的气氛中,艾文也第一次正式以海军的身份,随舰出海。

哗——

哗——

在甲板上来回巡视,朵朵浪花在身边绽开,艾文现在的心情和当时离开利奥波德又有不同。

今天才算是自己人生新的起航点。

在银翼号靠岸补给的这两天中,格尔已经将这艘船上大体的情况介绍给了艾文,让他能够迅速融入这个新的集体。

这艘船上的老船员都是跟着格尔从原本的四级战列舰上整体转移过来的。

不知道曾经他们经历了什么,缺额一直都没有完填补,正式军官通过格尔指派陆续得到内部晋升,主要的航海长、操陀长官、帆缆长、大副、二副、三副、水手长、枪炮长、炮术长等都已经配齐。

但和自己一样的候补军官暂时只有自己一个人。

登舰后,在身为舰长的格尔安排下,他暂定的岗位是传令官。负责传达部分舰长的指令,也可以到船上任何一个岗位观摩学习,可以说是最有利于一个候补军官成长的岗位。

不得不说,这就是上面有人的好处!

否则上官把你随便往船舱里一丢,条件差不说还什么东西都学不到,那就真的悲催了。

战舰上的军官们虽然奇怪舰长对这个新人有些另眼相待,但是也不算出格。毕竟是船上唯一一位候补军官,只当他照顾年轻人愿意培养他,也都没有多想。

这是艾文的要求,虽然不至于矫情到让格尔对自己一视同仁。但暂时隐瞒两人间的关系有利于艾文融入集体,等跟大家彻底熟悉之后就算暴露,也不至于有太大的距离感。关系户看似风光,但和普通人之间的隔阂却无处不在。

知道中间部分隐情的只有水手长克里斯。但他是格尔真正的铁杆心腹,也是船上水手的管理者,早晚格尔也会找机会告诉他,至少在出海之后可能的战斗中要照顾一下艾文。

呼——

银翼号渐渐驶出军港,水面变得开阔风力也渐渐加大,水手们需要重新调整索具控制风帆,才能稳定航行获得最佳的航速。

“嘿咻——嘿咻——”

甲板上响起整齐的号子声,每一根桅杆下面都有十人左右的水手正在操纵帆缆。

“贾布阁下,我能帮忙控帆吗?”早就看了好一会儿的艾文,走到正在指挥水手调整风帆的帆缆长贾布面前问道。

在三个月的新兵训练期间,无论是教官教授的还是艾文在图书馆自学的知识,都已经在肚子里装了一大堆。

虽然也在训练用的小破船上试过几次,但在真正的战舰上这还是首次,艾文不确定帆缆长是否会允许自己这个新手一试身手。

一脸大胡子的帆缆长看了艾文一眼,略微思考了一下就同意了,毕竟现在刚刚出海,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新手想要进步现在正是练手的好时候。

“好吧,我同意了,但是年轻人你不用去跟水手们一起升降索具,站在我身边看着就行了。怎么操作,为什么这样操作,我会解释给你听的。”帆缆长态度不错,答应的也很干脆,但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艾文也知道帆缆长并不是怕自己弄坏了他的船帆,而是因为升降素具干的实际就是苦力活,懂得何时操纵、操纵哪里才是控帆真正的技术所在。

“谢谢你,贾布阁下!”

站在贾布身边,听着他的讲述,艾文一点点将在训练营学到的知识和实际对应起来。

风帆是帆船上技术含量最高的装置,也是大多数帆船唯一的动力来源,重要程度不亚于现代世界的发动机。说是帆船的心脏都不为过,只是这个心脏有点偏,是长在外面的。

战舰上的动索是白色,静支索是黑色,操纵帆缆时主要调整的就是白色的动索。对一个外行来说,看到帆船上密密麻麻的索具肯定会眼花缭乱。

但要想精确控制船帆与风浪搏斗,却绝对离不开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索具系统帮助。

让我们来看一下一艘三桅帆船上有多少索具。

控制帆桁需要升降索、吊索、转桁索;控制船帆需要:帆脚索、帆脚前索、张帆索;收帆需要:帆脚索、底边索、侧边索三组收帆索。

一艘三桅风帆战舰有前四中四后三共十一面横帆,这些索具就得重复十一遍,仅仅如此至少就需要九十九根索具,还不加备用索具和一部分需要额外承重的双索具。

在帆船上这些索具看似繁杂实际上是杂而不乱,无论在何种风向天气中,经验丰富的水手都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对应的索具,将他调整到最佳位置。

甚至当船帆平衡时,在平静的水面上,无需使用船舵,帆缆水手们仅仅需要通过调节船帆就可以使战舰直线航行。

所以在三根桅杆上工作的水手承担着最重要的职责,也是帆船上最重要的技术人员之一。

艾文想要成为一位熟练的帆缆手,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走。